舜华豆腐羹

想不出标题嘤嘤嘤

Thranduil最近喜欢上了园艺。叶片如柳似竹,花若碧桃,既能观赏又能净化空气,新宠的多用令Thranduil很满意。不过似乎因为昨日的大雨,叶片少了许多,不过这并不影响它的美。

微风中,粉红的花朵轻轻摇曳着,似乎预兆着什么。

Elrond犹豫了很久,终于艰难的开口:“Thran,我不能对不起我的养父,我必须留下继承者。养父他已经为我做好了一切准备,等我走了继承人,我一定回来找你,你愿意等我吗?”

Thranduil的笑容如往常一般。这个发现令Elrond放松许多。他发现家中的镜子多了许多,不过他并没有放在心上,毕竟现在Thranduil的回答比什么都重要。

“当然,我当然会等你。你什么时候走?今晚在家吃饭吗?”Thranduil像Elrond每次出差前那样询问着,仿佛方才Elrond宣布的只是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罢了。

“我一周后才会走,Thrandy,这一周我会好好陪你的。”Elrond伸手想要搂住Thranduil的腰,但却被他的站起躲过。

“洗手准备吃饭吧,今晚的菜可能有些苦,你不会介意吧?”“当然不。”看着温柔如故的恋人,Elrond终于放下心来。


Elrond平静的躺着,似乎刚才的疯狂挣扎都是错觉。“就连你也要离开我了。”Thranduil抚摸着Elrond扭曲的脸喃喃低语。

花园内的夹竹桃被暴雨打落了一地,镜内的Thranduil笑得艳丽。

“果然爱我的只有我自己。”

Lindir喜欢每天早上用丝线编制一些手环、挂坠之类的小物件,一来可以灵活手指,方便稍后能给敬爱的领主编出漂亮的发型,二来可以卖给姑娘们补贴一下林谷不堪入目的收入。

 

这日早上,Lindir准备如往常一样进行编织时,惊讶的发现丝线仅够今日的分量了,而订好的丝线得后日才能送来,这令Lindir苦恼不已。

 

在前往领主的寝室的路上,Lindir一直思索着解决方法却毫无头绪。但在看到领主那一头乌黑顺直的黑发时,Lindir笑了。头发,那不就是最好的丝线吗,既然我是为了领主您才需要锻炼手指灵活的,那么领主您贡献出几根头发也不算过分吧?

 

Elrond感觉今天Lindir梳头的手艺有些差,他总是能感觉到从头皮传来的刺痛感,但从镜中看到Lindir难得纠结的神情,他便也不忍心说些什么了。昨晚上他的睡姿有那么糟糕吗?

 

喜欢向Lindir买小饰品的精灵姑娘们突然发现Lindir最近钟爱起了黑色,而Elrond也发现他最近发际线退后的速度有些快。


“你为什么每次都要和我玩赛跑!”气喘吁吁的小瑟兰不满的蹲下抱怨,“那你为什么每次都要追我!”前边几乎趴下的小爱隆表示很委屈

“校长您叫我来办公室有什么事情吗?”金发少年漫不经心的靠在墙壁上玩着手机。“莱戈拉斯啊,你……”“父亲刚刚让我通知您这周六早上十点飞往荷兰的飞机,请务必准时到达。您还有什么事吗?”“…不,没有了…”“那么祝您新婚快乐。”

“你听说了吗,八楼新来了一个病人,长得超帅的!”“可是八楼不是精神病房吗?”“是啊,那个病人总是念叨着自己是精灵王,要等自己西渡的爱人回来找他什么的……”办公室里的黑发医师听到护士们的闲谈不知为何突然落下泪来。

“嘶!”金发的数学老师倒吸了一口凉气“你下手就不能轻一点吗!”黑发的校医狠狠的敲上了数学老师的头“还说呢!打球就不能集中点精神吗,都说了那么多次了,做事要专心,你还是……”“怪谁啊!”数学老师通红着一张俏脸,暴躁的打断了校医的话“要不是昨晚上你那么粗鲁我打球也不会分神了!腰现在还酸着怪我咯!”

君去无声,君归无诉。纵为戏言,敬君如故。